巴菲特:不介意住在监狱打桥牌

2014年 07月 13日 10:38 责任编辑:刘笑 来源:中国棋牌网
字号:|

今天,桥牌在世界上的普及率非常高,已经正式成为第一届世界智力运动会的比赛项目。桥牌不仅在民间流行,更是深受众多政要和名流的追崇。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曾说,“我是用游泳锻炼身体,用桥牌来训练脑筋”。“股神”巴菲特也是桥牌爱好者,他对桥牌的感情似乎更加浓烈,他说:“如果有3个犯人喜欢打桥牌,我不介意住在监狱里。”

巴菲特可是个理性大于感性的商业人士,既然桥牌能让他发出这样的感叹,可见桥牌的魅力真是大的可以。的确,高雅、文明、竞技性强正是桥牌的特点,而且可以锻炼智慧,陶冶性情。而节奏的紧张和攻防的激烈,也是其最大的特性,并因此被称为“无声的战争”。

1996年的伯克希尔公司年会前一天,巴菲特、卡罗尔.罗姆斯、莎伦.奥斯伯格和查尔斯。芒格在打桥牌。对于这些人而言,投资是种游戏,桥牌则是很严肃的事情。

除了打网球、高尔夫球和手球式墙球外,巴菲特的业余爱好还包括绘画,但是他特别喜爱的还是打桥牌。桥牌比鸡尾酒会更有趣,他喜欢这样说。巴菲特开玩笑说,有一次他问他的一位牌友,怎样才能做到在打桥牌时捣鬼,那人告诉他说:“用一个假名。”

巴菲特的牌友很多,从彼得·林奇到乔治·伯恩斯。看起来好像是永远不见衰老的伯恩斯,在洛杉矶的山顶乡村俱乐部为他预定的座位上和巴菲特打桥牌。桌子的下面有一行字,写着“如果不到95分就不许吸烟。”伯恩斯打败了巴菲特。

在1998年伯克希尔公司的年度会议上,巴菲特重复了伯恩斯在98岁时讲的一个笑话。一天晚上,在一家旅馆里,伯恩斯被五六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包围着,他说:“在我这个年龄,你们中的一位今晚不得不离开。”

在1993年 ~ 1995年间,以巴菲特为队长的公司桥牌队,在桥牌比赛中,连续3年打败了美国国会的桥牌代表队。

巴菲特喜欢和旧金山的莎伦·奥斯伯格打桥牌。她曾是两次入围世界女子冠军队的队员,是1996年在希腊举行的桥牌比赛中,世界混合队的银质奖章获得者。

奥斯伯格女士在2000年早期辞职前,曾担任在线金融服务富国银行的行政副总裁。她说:“大约3年前,我在名人桥牌锦标赛上,通过卡罗尔·卢米斯认识巴菲特的。”后来奥斯伯格女士温和、耐心地劝说巴菲特通过计算机联网服务,在电脑上打桥牌。最后,巴菲特同意了。

“我们从内布拉斯加州的家具城里买了一台电脑,并安装在他的房间内。我们一周之内要玩几个晚上。他确实喜欢打桥牌,”奥斯伯格女士说。

“T型骨头”是巴菲特在他美国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的安浦蒂韦私人电脑上玩游戏时的称号。比尔·盖茨的称号是“蔡伦格尔”。他们通常在OK桥牌网站上一起打桥牌。

奥斯伯格女士说,从那以后,巴菲特对电脑非常喜欢,甚至到了着迷的地步。他现在经常到因特网上去冲浪,此外,他还通过电脑发送、接受电子邮件信息,查看公司报表等。他现在电脑水平很高,他从亚马逊公司购买了很多有关电脑方面的书。

一个星期六的早上,巴菲特打电话给奥斯伯格女士,邀请她一起打桥牌。“T型骨头”和“利萨奥”在电脑空间寻找伙伴时,遇到了几位来自以色列声称认识“利萨奥”的人。他们解释说,他们是以色列国家桥牌队的队员,为参加世界冠军比赛在网上练习。“T型骨头”和“利萨奥”和他们一起玩了起来。“我们输了,但是,我们坚持了下来。”奥斯伯格女士说。她和巴菲特还结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像欧洲和南美洲的其他一些牌友。

奥斯伯格女士是巴菲特的桥牌老师,她说,巴菲特的水平已经达到了世界级选手的水平。“最近,我们参加了世界桥牌冠军赛。但是,我们不得不放弃,因为他有紧急的商务需要处理,可是我们还是成功地进入了决赛。他正朝着世界级的水平发展,并会保持在这一水平上。他能和任何一个人打桥牌。因为他有很强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能够做到全身心的投入。”奥斯伯格女士通过她和巴菲特的友谊,还和比尔·盖茨、凯瑟琳·格雷厄姆、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桑德拉·奥卡纳尔一起打过桥牌。

“我玩过的最激烈的游戏,是和比尔·盖茨为时6个小时的比赛。我们对巴菲特和芒格,我们输了28美元。沃伦提出每点0.5分币的赌注,我认为查尔斯会晕倒的。”奥斯伯格女士补充说,

那场在盖茨家举行的比赛,大约是在中午开始的。巴菲特说,“7个小时之后,参加晚宴的客人来敲门了,但是,盖茨还想继续玩下去。”

巴菲特谈到桥牌时说:“这是锻炼大脑的最好方式。因为每隔10分钟,你就要重新审视一下局势……在股票市场上的决策不是基于市场上的局势,而是基于你认为你合理的事情上……桥牌就好像是在权衡赢利或损失的比率。你每时每刻都在做着这种计算……”

在1996年伯克希尔公司年度会议结束后举行的宴会上,我们打起了桥牌,奥斯伯格和卢米斯一组,巴菲特和芒格一组。后来,奥斯伯格非常自豪地说:“我们赢了。”

巴菲特经常和他的妹妹罗伯特,以及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卡梅尔的妹夫希尔顿·比阿利克一起打桥牌。现在,他依然和微软公司发起人的父亲、西雅图的一位律师,威廉·盖茨一起玩桥牌。偶尔,他也和奥马哈的朋友一起玩,其中一位就是理查德·霍兰,他是一位退休的广告公司行政长官,霍兰说,“沃伦的桥牌打得很出色。如果他有足够的时间来打桥牌的话,他将是全美国桥牌打得最好的一个人。”

可能在伟大的桥牌运动员和伟大的证券分析师身上,都存在着直觉上敏锐的判断能力,因为他们都是在计算着胜算的概率。他们信任自己基于一些无形的、难以捉摸的因素所做出的决定。他们经常和新手一起打桥牌。

少年时,巴菲特就能一连几个小时地玩一种垄断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