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的桥牌情缘

2014年 07月 21日 16:52 责任编辑:刘笑 来源:中国棋牌网
字号:|

邓小平喜欢游泳、看足球比赛,同时,他还非常喜欢打桥牌。

邓小平常说:“我能游泳、说明我身体还行;我能打桥牌,说明我脑子还行。”邓小平的夫人卓琳为此还曾专门找邓小平的牌友们谈了一次话,感谢他们花时间陪着他打牌,她说老爷子平时老想事情,脑子不能休息,唯独打桥牌的时候,脑子就转到桥牌上了,他这是在休息。

邓小平打牌守得紧,攻得狠,打得稳,无论领先还是落后,都很有风度。他还喜欢险中求胜。但他把打牌和工作分得很清楚。打牌就是打牌,不谈工作,也不谈国事、家事。

邓小平曾说过:桥牌如同音乐一样,是一种世界语言,理应成为中国同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相互交流、理解和友谊的桥梁。他和世界桥牌皇后、美籍华人杨小燕打桥牌的故事广为流传,已成为一段佳话。

挑牌友“不太愿意和牌技差的人打”

解放前打桥牌的人很少,仅仅局限于高级知识分子当中,比如大学教授、记者、医生、工程师。北京市前政协主席王大明解放前是在北平上学的时候学会的,主要是从事地下工作的时候用来做掩护,遇到可疑情况时,就装作打桥牌的样子。“小平同志是什么时候学会打桥牌的,他从来没有讲过,我也说不太准,听说是1952年他担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的时候,在四川内江一位朋友教会了他打桥牌。 ”王大明回忆说。“小平同志牌技是很高的,我估计他不太愿意跟牌技太差的人打。 ”

1961年邓小平到北京顺义农村调查,休息的时候想玩一玩,就让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找人和他打桥牌,刘仁就找了王汉斌和王大明一起去。“一见面小平同志就问我们的名字,然后就说王汉斌干脆就叫大王,我就叫二王,以后长期就这么叫了。 ”

据王大明说,邓小平打桥牌固定的对家是当时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的主任张致祥,陪他较多的是万里和吴晗。王汉斌和王大明去了之后,邓小平就老找“大王”和“二王”打牌。后来,铁道部部长吕正操推荐了当时在铁道部工作的丁关根同志,此后,又陆续吸收了北京市委的一些人。

高水平 赢过棋圣聂卫平

当时打牌一般都是在北京养蜂夹道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是邓小平、彭真等中央书记处的领导提议建立的,为党内副部长以上、军队少将以上的领导干部提供一个休息、健身的活动场所。

当时在养蜂夹道看打桥牌的领导干部也不少,被戏称为“歪脖子”。有一些人还很上瘾,吕正操、一机部部长赵尔陆等看的时间特别长,一直陪着。还有一次,正打着,周恩来过来找邓小平商量事情。据王大明回忆,“周总理就站在我后头,还给我支招,他说的都是内行话,说明他也是会打桥牌的。 ”

打牌的时间大体上是星期三和星期六的晚上,7点开始打到夜里3点。那个时候邓小平身体特别好,精力一直很充沛,打得很用心。他们通常在那里吃晚饭,吃完饭就又坐下来接着打。

1964年,有一次邓小平到东北视察,吴晗、张明义和王大明陪同。白天他们跟着邓小平参观,晚上就陪他打牌。杨尚昆还跟邓小平开玩笑说,别人打牌都是三缺一,你是一缺三,我把你这三个都带来了。

从1984年开始,中国桥牌协会曾经专门为邓小平设立了一个名叫“健康与运筹杯”的“老同志桥牌赛”。比赛是“复式赛”,每队上场的是四个人,规定这四个人的年龄加在一块必须够二百岁,四人当中还必须得有领导干部。

邓小平这一组拿了第一届冠军。当时还有一个队,四名主力分别是胡耀邦、万里、聂卫平和荣高棠的儿子荣乐弟。“他们水平也不错,第一届的时候好像拿的是亚军。 ”王大明回忆说。“健康与运筹杯”一共举办了十届,邓小平这一组拿了九次冠军。

有风度 守得紧攻得狠打得稳

邓小平打牌守得紧、攻得狠、打得稳,无论领先还是落后,都很有风度。他还喜欢险中求胜,对手有时冒叫,他抓住这个特点,动不动就加番——通常是叫加倍。他总是用四川话叫加番,大家也就跟着这么叫。王大明说,在他接触的领导里面,邓小平的桥牌水平是最高的,万里、吴晗等都不如他。

邓小平把打牌和工作分得很清楚,打牌就是打牌,不谈工作,也不谈国事、家事,“这个牌应该怎么叫,怎么打更合适,这可以随便谈。有时小平同志也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但别的,都不谈。在这方面,我们都很守纪律。 ”王大明对邓小平的牌风也是赞不绝口。“和小平同志打牌,我们没什么压力。 ”

1988年,邓小平接受中国桥牌协会的聘请,担任荣誉主席,万里则担任名誉主席,荣高棠是主席。邓小平曾说过:桥牌如同音乐一样,是一种世界语言,理应成为中国同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相互交流、理解和友谊的桥梁。他和世界桥牌皇后、美籍华人杨小燕打桥牌的故事广为流传,已成为一段佳话。

邓小平和牌友们最后一次打牌大约是1994年国庆节,那天比平常散得要早一点,邓小平要去看烟花。从那以后就没有再通知牌友去打牌了。那次打牌,他头脑还很清楚,尽管手有点儿抖,拿牌拿得比较慢。

据邓小平的家人说,他到后来身体很不好的时候,还老想着打桥牌。

1994年国庆节之后 小平同志就没有再找人打过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