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棋牌首页>首页>采访专栏>正文

朱锦尔娉娉袅袅十三余 纯纯粹粹下国象

2015年 11月 26日 11:48 责任编辑:刘毅 来源:中国棋牌网
字号:|

2015年11月24日,台州开元大酒店,中国国际象棋棋王棋后赛现场。

时钟指向晚上8点,距离开赛接近6个小时。赛场上只剩下一桌比赛,一方是本次比赛头号种子居文君,一方是位特别小的小姑娘——本次比赛排名最后的朱锦尔,年龄刚满13岁。

叶江川说她是“可造之材”,谭中怡评价她“很有对抗性”。

稚气未脱的朱锦尔今年刚上初一。

现场镜头一:朱锦尔面无表情,时时抬起头来,用眼镜盯着对手,令人心生寒意。

朱锦尔的启蒙教练王少杰笑着说,她现在好多了。“小时候,带她出去比赛,不止一个家长问我,说你们那个朱锦尔,下棋时怎么老盯着我们?把我们盯得直害怕。”

朱锦尔的妈妈朱月莉也笑了,她说:“我跟她讲过这事,她说她不知道自己盯人家。我觉得这是她紧张的一种表现,跟有的孩子啃指甲一样。”

王少杰保证:“这不是我教给她的。”但看得出来,在棋盘前,朱锦尔这种与生俱来的“侵略性”,让他很得意。

朱锦尔和王少杰教练在一起。

朱锦尔生于2002年11月。2007年2月,她在幼儿园的才上了两个月的兴趣班,有一天身体发烧。妈妈说不要去幼儿园了,朱锦尔却说“中午还有一节棋课”……慢慢地,妈妈发现了她对国际象棋非同一般的兴趣。于是,把她送到了秀城少杰棋艺学校,王少杰老师这里。学了大概半年左右,王老师又发现了朱锦尔的非同一般的能力,在课堂上总能很快地反应过来,小手举得高高的。后来别的家长就提意见:王老师为什么总让朱锦尔回答问题?为什么没有朱锦尔就不讲新课?王老师说:“她回答得不一定都对,但说明她对棋的感觉特别好。”

转眼来到2009年8月,浙江省队成立二队,国际象棋协会常务副主席王文浩问王少杰:“你这里有没有好苗子?”王少杰说:“有!”

这时,朱锦尔已经在省内、国内的比赛中,拿到12个冠军。

朱锦尔参加国象进校园活动,外貌跟小朋友们没啥区别。

现场镜头二:经过85个回合的较量,朱锦尔一后两兵对居文君的双车。她一再努力,终于没能赢下这场比赛,跟居大姐姐握手言和。

王少杰说,朱锦尔这孩子,你要跟她熟了,她跟你有说有笑,很乖很可爱。但在棋盘前,她胜利欲望特别强,不管对手是什么头衔,有什么来头,从来没怵过。

朱妈妈说,孩子刚开始学棋那几年,几乎没和过棋,不是赢就是输。这跟王文浩的指导也有关系——不要下功利棋,“大不了就是一盘棋嘛,输了也没什么。”朱妈妈笑道:“我这次要来打算带两个零蛋回去,现在好了,有了0.5分,超过预想了。”

国象甲级联赛中的朱锦尔。

把居文君逼到绝境还不是朱锦尔的最高水平。在2013年的深圳公开赛上,初出茅庐的朱锦尔赢了男子特级大师,在2015年4月的国象联赛中,她扳倒了欧锦赛冠军、俄罗斯女队奥赛冠军主力古尼娜,大爆冷门。

在朱月莉的记忆中,2008年,朱锦尔去参加华东协作区少儿国象比赛,“到了赛地已经晚上11点多,朱锦尔发起烧来。我就抱着她整整一晚没睡。第二天她打比赛,连胜7场。这是她第一次参加比赛。”

2014年,朱锦尔打入国际象棋国家二队,到北京训练。

今年智运会上妈妈(右二)和朱锦尔合影。

现场镜头三:等朱锦尔走出赛场,酒店的餐厅已经打烊。她转了一圈,径直回到房间。妈妈早已为她准备好了晚餐。

当年朱锦尔踏上棋手之路时,王文浩老师就跟她说过:孩子的学习你不用担心,一定能安排好。这话让朱月莉下了决心:全力支持孩子学习国象。

合计半天,朱月莉辞去工作,全职陪同照料孩子的生活,家里朱锦尔的父亲挣钱养活娘儿俩。朱月莉说,别看平时对孩子管得挺严,当孩子去打比赛时,她一个人就会想,孩子也的确不容易。

2014年11月,朱锦尔在中俄少儿对抗赛中。

朱锦尔相当争气,在北京集训的这段日子里,全凭自学,回到浙江一考试,拿了全班第一。王少杰笑了:“我就跟我的家长说,学习国象的孩子,学习都不愁,尤其是数学。”朱月莉说,她替朱锦尔在百度上查答案,经常发现结果是对的,但解题方法却不一样。

在今年的全国智力运动会上,少年女团浙江队进了前四,朱锦尔就开始睡不着了。朱月莉说这时候她心里也着急,但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还要安慰孩子,进行心理辅导。后来,浙江队拿下女团冠军,朱锦尔却因为体力透支,无法集中注意力,个人赛没进前四就下来了。

朱锦尔为浙江少年女团夺冠立下了大功。

妈妈说,朱锦尔这一路走来,很幸运。启蒙教练王老师水平非常高,后来进了省队之后,非奥项目管理中心的领导以及王文浩老师他们,对朱锦尔不只是教棋,还总想方设法地帮忙他们的生活。还有领导马芝兰老师,像妈妈一样照顾地无微不至;现在国家队的教练,也特别关心朱锦尔。

朱锦尔和领队马芝兰在合影。

王少杰说,他当教练这么多年,深有体会,一方面孩子要有天赋,更重要的一方面,是需要家长的支持。像朱妈妈这么配合、付出这么大而且还在坚持的家长,他就几乎没见过:

“从这一点上,不夸张地说,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