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棋牌首页>首页>历史文化>正文

北方棋坛名家谢小然

2016年 02月 16日 09:38 责任编辑:刘笑 来源:中国棋牌网
字号:|

在近代中国象棋史中,名家盛产,他们游走南北,摆擂攻擂,留下诸多名局与故事。在北方棋坛众多名手中,南下征战江南的却极少,这一方面因为路途遥远、费用高昂,另方面又因江南好手众多,与南下较艺能否取得好成绩的心理因素有关。然而,北方棋坛名家谢小然,以自己扎实的棋艺根底和充分的斗争信心,飘然南下上海,和沪上的诸多名手角逐后,还和华南第一手杨官璘弈赛六局持平,从而赢得了“南杨北谢”的称誉。

(一)为争雄棋坛而练棋

谢小然,河北武清县人,1913年出生。身材伟岸丰硕,脸形圆满和蔼。谢性格宽厚乐观,但办事顶真严谨。1929年进北平求学,就读于私立民间大学专门都预科,一年后拿到文凭。续学法律本科,因病及经济窘迫,未完成学业。据说,谢曾当过小学教师,因为工作难找,而走上以棋为生的道路。

幼年时,谢就喜爱象棋,其水平在乡间就已不俗。到北京后常去天桥“孙记”、“存记”棋摊下棋。一段时间后,周围关系渐渐熟悉,经人介绍去天桥启新棋社和聚贤棋社下棋。在练棋阶段,谢就存心争雄棋坛,为此,他没有找张德魁、赵松宽、徐词海等弈让子、让先棋(怕今后留下话柄),而是和二路棋手对弈争胜。由于练棋路子正确,进步又快,一段时间后,分别击败京城的二流棋手,促使他向一流高手挑战。

当时北京一流高手的排名是:张德魁、那健庭、赵松宽。谢选择赵松宽为近期挑战目标,并打听到赵在花市火神庙茶社落脚。

一个星期天早上,谢来到火神庙茶社,因久等未见赵来,就和绰号“油渣李”(大二路棋手)对弈起来,不料竟连负四局。这使谢看到差距,继续打谱和练棋。约半年后,谢恢复了信心,再找赵松宽挑战,言明分先四局,每局彩金五元。不料连输三局,第四局也呈输势,但赵放了一马以和棋收评。又经过一段时间,谢自感棋力已有长进,再次向赵挑战,地点在东安市场德昌棋社,同样每局挂彩五元。第一局谢先,至中局时形势已大好,谢叫了四十个锅贴、一碗辣汤,一口气吃完;而赵松宽由于劣势,要的四个大包子、一碗汤却纹丝未动。第一局赵负。第二局弈至中局时间已近傍晚,轮到谢走,此时赵松宽已十分难堪,将以连输两局结束今天的棋事。此时正好那健庭踱步进来,看到棋盘上的形势和赵松宽的窘态,正为赵捏把汗时,不料谢走了一步马五进七去兵,结果成和。这个结局十分意外,散场离去时,那健庭问谢小然何以不马五进六,谢才说出了前些时曾被赵放和一盘的经历。之后,赵松宽看到了谢小然棋艺增长的势头,又感激谢放和一盘而产生友谊,从此他们不再赌彩斗棋。

(二)争雄争出一名家

谢小然胜了赵松宽,标志着练棋阶段的结束,以后的目标是向张德魁及那健庭挑战。然而就在此时,他患一场大病,将留作求学的费用耗费殆尽,无法继续学业,不得不走上以棋为生的道路。

在旧时代,要想以棋为生,光靠博彩并不持久,原因有二:一是和低手弈棋,必须让足,而且老是在一个地方弈棋,总会有疲塌的感觉;二是和顶手弈棋,不仅时间耗得久,且没有把握。而下表演棋或说棋,需要拔尖的知名度。谢小然要在京城以棋谋生,就必须争到高知名度,才会有人请他讲棋。

怎样向张、那两位棋坛霸主挑战并取得好成绩呢?由于谢和那常在一起,有朋友关系,所以谢避开了和那的对弈,而直接找张德魁挑战。谢、张的首战在东安市场的德昌棋社举行,六局平分秋色,谢未能取胜。六个月后,谢再次在德昌棋社和张弃战,前后三场,第一场两局,谢以一和一胜告捷;第二场仍为两局,又以一胜一和得胜;第三场的两局弈成平手,后加赛一局,谢小然又胜。所以第二阶段的谢、张之战,以谢胜而结束。这三场棋赛,除去赛后的饭金,给工友的开销,还有十多元多余,最可贵的是:从此有人请他“说象棋”拿“薪水”了,生活相对安定些。

当谢小然对张德魁挑战取得好战果后,又和京华及东北的其他名手弈战过。一是对那健庭。本来,谢和那不想对弈,但在棋友们的怂恿下,终于摆开战场。形式是每盘悬彩二元,谁输谁买二元一桶的冰激凌请大家吃。那的“赌本”是棋迷朱瑞书和郭瑞青助他去青岛的路费,谢则手头有一些钱。大概是谢小然竞技状态特佳,经过一个星期的比赛,那的路费全部输完,于是青岛去不成了,并且一度伤害了二人友谊。在谢、那对弈中,有一些精彩对局。

谢小然成名后,曾和东北名手赵文宣对弈过三局,皆和。和另一东北名手胡震洲对弈共两次,第一次由赵德宣助彩,谢稍上风,第二次事隔一年多,恰成平手,这两战使双方都感到对手功力深厚,技艺精湛。谢在对天津田玉书的多局对弈中,小胜一局。在和沈阳徐词海、唐山杨茂荣及后来成长的北京棋手全海龙对弈中,总的也是多胜少负,略略占优。所以,在三十年代后期至四十年代的十多年时间中,谢小然的棋名已稍超张、那。

(三)飘然南下上海滩

一般说,名手的棋艺水平是相对稳定的,但也偶有不稳定之时,这往往和一时的遭遇、疾病、经济状况及至年龄有关。这就是所谓竞技状况。在谢小然的棋艺生涯中,五十年代初期的对张德魁之战,对他南下产生了影响。

1952年,同为京华棋坛一流高手的谢、张再次悬彩作公开赛。不料谢竟连负两局。因家事不顺加上身体不适,故有此惨败,这使谢一下子在北京难以安生,于是,萌发了去上海闯荡的想法。

1952年8月上旬,谢小然飘然南下,往上海下表演棋为生。这是一种很严酷的生活,弈胜了对手,知名度会越高,请表演的会越多;如果弈败,情况就相反。作为北方的名棋手,谢小然有充分的信心。由于经济不佳,谢在上海火车站下车时还剩四角钱,住旅馆都不够,只好借居在一家成衣铺的柜台宿夜,这就是职业棋人的生活!由于睡眠和休息不好,首战上海何顺安失利。这个情况让棋人冯锦诸知道后,主动请谢至自己家,让他好好休息。谢小然的第二场表演是对刚到上海访问的华南第一高手杨官璘。由沪青棋社屠景明主持赛务,在八仙桥青年会大礼堂对弈,谢以一胜一负二和打平。杨曾经打遍上海 “无敌手”,于是谢的声名大振。接着谢又和当时的华东第一手董文渊弈战,时间为九月中旬,比赛共三局,谢以一胜一负一和结束。于是,谢的名声进一步得到巩固,自此有了“南杨北谢”之说。

此次上海征战,不仅得了名,还得了利。因为上海的表演赛,每场有12元的对局费,而且谢对董的表演赛,采取每张门票提取一角的办法,收入可观,大大改善了经济处境。

谢小然还和华东名手屠景明对弈一局成和,和“华东三虎”之一朱剑秋对弈一局胜,和“象棋总司令”谢侠逊对弈一局明和实胜,战绩大佳。谢访沪回京后,有些战绩也值得一记:1953年夏,华南名棋手陈松顺单骑入京师弈游,连胜侯玉山、张德魁之后,和谢小然对弈一局,以和棋结束。1959年6月6日,和全国亚军王嘉良弈了一局表演棋,谢妙用“玉屠金鼎”,从帅后面绕过一马而获胜。

(四)息隐棋战坚守棋坛

1952年谢自沪返京后,经济有些积余,但坐吃山空不是办法,经过棋友佟醒华促成,谢开办了一家“天然轩棋社”。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家有营业执照的棋茶馆,一方面为弈棋人提供了场所,为北京的象棋繁荣做了工作,另方面谢通过收取茶棋具费来维持生活。开业后,吸引了许多棋艺爱好者,名手全海龙、杨茂荣等也常来“天然轩”摆棋。来北京的山西贾题韬、哈尔滨王嘉良也都慕名到此,连香港名手曾益谦、黎子健也借国庆来京观光之机,两次到“天然轩”拜访谢小然。这个棋社直到1958年谢小然正式参加工作——去先农坛体育场任职才告结束。

参加正式工作后的谢小然,以棋艺教练的身份,全心全意培养青少年棋手。他十分注意从学生中选好苗子,在开局和中局两个方面重点施教。在教学中,除了讲解棋艺外,更十分关心少年棋手思想成长和生活照顾。如有次谢带学员出去搞活动,后领往家中吃便饭,到家后忽然想起其中有一回民学生,连忙到街上买了份回民饭菜;当学员离去时,还亲自送他们上汽车。

在谢小然的关心和培养下,一批新手茁壮成长起来,如傅光明、陆兴、王国栋等,成了专业棋手或专门棋艺人才。谢小然还连续担任九届全国比赛的裁判和裁判长,他执法公正、严明。还担任北京棋院的副院长,北京政协四、五、六届的委员。另出版过《象棋精编》等书。为棋艺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谢小然先生患有高血压病,随着年岁的增长,病况有所发展。于1985年逝世,终年7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