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棋牌首页>首页>历史文化>正文

米寿栾宇春

2017年 08月 16日 09:15 责任编辑:刘笑 来源:中国棋牌网
字号:|

栾宇春,籍贯泰州。曾任扬州地区体委办公室主任、扬州市棋类协会主席。

上世纪八十年代扬泰一家。那时候年轻的我们,经常赴扬参加各种围棋比赛和围棋集训。诗意扬州的美丽和厚重的文化底蕴,是我们曾经的精神向往和梦想追寻。

丁酉年六月廿十二,是栾老先生 八十八周岁生日。他想起了故乡,想起了我们,想起了和棋友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于是扬州市棋类协会举办了栾宇春《米寿杯》扬泰围棋邀请赛。唯一的竞赛规则是,参赛者的年龄必须在四十岁以上。这与其说是围棋邀请赛,不如说是一次老棋手的聚会,是棋手们对往事的美好回忆。

记得八十年代初,我在扬州参加围棋比赛和围棋集训时,年仅二十八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而栾老先生正值壮年也只有五十多岁。为帮助我们备战参加省赛。他除亲自和我们下指导棋外。还请来了扬州前辈棋手"大刀徐文龙"、"绵里针黄柏荣"等。如今这两位德高望重的围棋高手早已作古。另一位老棋手,扬州卫校教师叶年丰也已九十岁高龄。那时候,我和叶老师一起参加了在连运港举办的,江苏省卫生系统围棋比赛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常常想起他们。

时间过得真快,我现在也已六十有余。大会安排我和年轻棋手友谊交流赛。对手是江都知名棋手孟垂彬5段。整个对局几乎在回忆中默默行棋。江都棋手丁正才、李文丙等人,是那个年代我们经常交流比赛的老前辈。

围棋是穿越时空的,围棋有着他特有的品性和过往岁月的特定着法。作为国棋爱好者,围棋曾经带给我许多难忘的记忆,有美好,有欢愉,也有酸楚。栾老先生瘦了、苍老了,当年的雄姿英发和果敢做派悄然而逝。还有邵震中九段的岳父,扬州外事办主任姚伟鼎,也早已离去。我沉浸在过往的岁月里,又不由自主地想起泰州棋协的康士龙主席、荣昭德主席和诸祖仁秘书长。年轻的孟垂彬5段看着我夹着的白子,久久地悬在半空目光却在远方。他轻轻地提醒了我一声"该您下“,我也许是老了,恍惚中走了一步闲棋。围棋真的如人生吗?

和江都棋手孟垂彬5段对弈。我依然轻灵华丽、清新自然地走了个超大飞,如飘逸的白云。对于我的着法孟5段说:“你还没有老,你行棋如流水充满诗人的激情"。我想如果画家黄永玉会下围棋,他会下成什么模样?苏东坡老先生曾经说过:“胜固欣然,败亦可喜”。他是以诗人的情怀、画家的意境和禅学的心性,深入棋中的。围棋真的能够忘忧吗?

夕阳渐渐西沉泛起了如血的晚霞。寿星栾宇春依然静静坐地在棋盘前。缓缓地摆弄着棋子,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悲怆。

作者简介

郁建中,泰州海陵人。长期研究围棋文化并创立围棋文化工作室,业余从事文学创作。有诸多作品散见于文学报刊,现为江苏省棋类运动协会常务理事、市棋协秘书长,业余5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