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乃伟:期待亚运会冠军 江铸久:韩国后辈不足

2010年 08月 20日 12:54 责任编辑:qiyuanzaixian 来源:中国棋院在线
字号:|

有这样一对伴侣,你一定知道他们的名字,也许你可能不懂围棋。他们是棋士,也是旅人,为他们名满天下的名字,作注脚的是已经合著结集出版两本书《天涯棋客》、《风中的旅人》。这是他们的足迹,也是他们的故事。

7月15日下午,山西大学商务学院,两位游子——“十八段夫妇”,又一次出现在故乡的怀抱。给予他们的,是别无例外的温暖和热情。棋迷见面会刚一开始,上前要求合影签名的棋友就络绎不绝。

T恤衫+休闲裤,几次见到江铸久,他都是这样的打扮,一副行吟诗人的气质。芮乃伟无疑是一个细腻的女子。除了行棋的缜密,还有文思的流动。在作家陈村主持的读书论坛“小众菜园”中,芮乃伟也经常耕耘其中,《风中的旅人》有相当一部分文章,就来源于此。她还是一个坚持的人。面对每一个棋友的签名要求,她都端端正正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芮迺伟”。芮迺伟的“迺”字,不知道从哪一天起,被记者改成了相通的“乃”字。对此,她自己也莫名其妙。不过,这也给她造成过不少麻烦——每次到邮局领汇款,都要大费口舌。

今年5月,46岁的芮乃伟获得代表中国队参加广州亚运会的资格。这是围棋首次成为亚运会项目。这,成为大家关心的第一个话题。

记者:对亚运会有什么期待?

芮乃伟:目标当然是能够获得冠军。目前为了备战亚运会,中国棋院也组织了集训。

记者:集训对棋力的提高帮助大吗?

芮乃伟:说是集训,其实其他棋手平常就在一起训练,只有我一个是从外面来的。下棋本来就是在一起的,好手聚在一块研究,获益是非常多的。但并不是说,集训过后一定能赢棋啊。(前来要求签名的人越来越多,芮乃伟应接不暇,江铸久挺身接过了更多的问题。)

记者:正在进行的是应氏杯中国大学生围棋比赛,但在中国,大学生围棋与职业围棋的关系似乎不大。在韩国,又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江铸久:韩国的明知大学从1996年就开设围棋专业,现在开始招收研究生。一大成功之处是,围棋毕业生的就业率100%。这对想学围棋的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而在我国的大学校园,围棋只能作为选修课来设置;想成为一个正式的专业,还得由教育部来批。我觉得有这个必要,现在中国在围棋上就业的人非常多。

记者:大学生围棋与职业围棋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是像NBA那样成为职业选手的人才库吗?

江铸久:NBA的模式我并不是太了解。但大学生围棋能将体育气氛带到学校,更多的意义在于围棋的传播和普及上;而职业选手的任务就是竞技。

记者:我国棋手近来为什么能够呈现出一个强势的姿态?

江铸久:有两个原因:一是基础厚实了,每年段位赛只有20个升段名额,但参赛的人非常多。一是国家队训练抓得好、抓得细;这与国家队总教练俞斌有很大关系。

记者:日本围棋最近战绩不佳,是什么原因呢?

江铸久:学棋的人少了,这是很致命的,20年前日本棋界就开始存在这个问题。在现在的日本,学棋并不是一个很吸引人的职业。围棋的专业性非常强,如果不是童子功的话,很难下出来。

记者:韩国又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呢?

江铸久:韩国围棋同样存在后备不足的问题。这与棋手的收入有很大关系。李昌镐拿冠军的时代,10亿韩元的年收入,在韩国国内也就少数几个人能达到;而现在足球运动员的收入超过了棋手。这个动力差距越来越大。

而在中国,棋手的待遇非常好,围甲联赛把棋手的收入水平提高了。越来越多的父母可以看到,孩子成为古力、成为常昊,并不是没有可能性。

记者:在家里,你们夫妇会经常切磋棋艺吗?谁更厉害?

芮乃伟:我们之间研究得比较多,但基本不对战。

记者:你们夫妇有收徒的计划吗?

江铸久:等到棋越下越臭,彻底不行了,再考虑收徒问题。这对学生比较好。

中国围棋界“夫妻档”还是挺多的。比较著名的有常昊、张璇夫妇,江铸久、芮乃伟夫妇,曹大元、杨晖夫妇,罗洗河、梁雅娣夫妇。另外俞斌、黄奕中、丁伟的妻子也都是业余高段位选手。要论个人成绩,自然是常昊、芮乃伟、罗洗河三人更为出色。不过,要是组织一个夫妻混双比赛,哪家能夺冠还真不好说。(转自三秦都市报 记者李清伟 戴晓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