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象棋与国际象棋间的历史文化差异

2018年 08月 31日 12:21 责任编辑:董文龙 来源:中国棋牌网
字号:|

父亲好下棋,但从不教我,说是怕影响我学习。但无数次路边棋摊找父亲回家吃饭的经历,使我对象棋也逐渐产生了兴趣。初中的一个暑假,我以一块儿学习为名,拜同班的一个象棋高手为师;到暑假结束的时候,那位同学已经不再是我的对手了。其后,我近乎疯狂地涉猎了围棋、国际象棋,甚至五子棋、跳棋和军旗等等。用笔和纸在课堂上与同桌下围棋的经历,恐怕是现在的孩子们不敢想象的事情了。成年后,路旁的棋摊也同样留下了我无数的张狂,也闹出了很多笑话。记得一次骑自行车去买肉,回来的路上被一个棋摊吸引住了。几番支招之后,顺利成为战场主角。结果是当我心得意满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肉居然都臭了。还有一次,与人下棋赌喝酒,结果是越输越喝,越喝越输;输的一塌糊涂,醉的一塌糊涂。当然,也曾有过执着的精神,为了提高象棋中炮的攻击力,试验一种被棋友们戏称为“天地神炮”的战法,我曾经在两年时间里无论输赢都只用同样的招法,不断完善;直到彻底弄清了那种下法的优缺点。其后,“一招鲜吃遍天”,靠此招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度打遍片区无敌手,很是风光了一阵。以至于后来棋友们看到我都戏称“天地炮”来了。可悲的是现在我只会这一种下法了。

前几日,看到一篇关于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的评论。文章通过国际象棋里“后”的存在,体现了西方社会中女人的重要地位;“王后移位”的规则,体现了西方文化对女人的尊重和保护;“兵”走到底可以变成任何需要的棋子,体现了西方文化的开放和民主等一系列说法,对国际象棋及西方文化大肆礼拜,对中国象棋和中国传统文化则横加贬低。愤愤之余,也想写点东西。世界上有国际象棋起源于中国的说法,理由是国际象棋棋盘的黑白两色正好对应着中国易经中的阴阳,而64个棋格恰恰对应着八八六十四卦;但我对此却没有一点自豪的感觉,因为毕竟国际象棋事实上远离绝大多数国人,而其在国际上的影响也远超中国象棋。我更愿意从历史、文化的角度对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进行客观的解读。虽然我不是历史学家,也谈不上象棋大师。但借用时下流行的说法,象棋大师不如有我了解历史,历史学家不如我会下象棋。因此,由我来写这篇文章,为中国象棋正名,以正视听,应是再恰当不过了。

无论是中国象棋还是国际象棋,都离不开棋盘。棋盘无疑是古代战场的缩影。棋场有如战场,不但形容了对弈双方交锋的激烈,更反映了象棋与古代战争的直接联系。中国象棋的棋盘是长方形的,由九条平行的竖线和十条平行的横线”相”交组成,共有九十个交叉点。国际象棋的棋盘是方形的,由64个黑白相间的格子组成。从外观上看,两者之间的最大区别是中国象棋有界河,而国际象棋则没有。这说明中国象棋在发明的时候,中国已经有了完整、成熟的国家概念,国家之间有了清晰的边界;两军交战就是是国与国之间的对垒。而国际象棋没有界河,两支军队相遇厮杀便了。我认为这与西方国家的国家意识和国家认同形成较晚有很大关系。中国象棋的样式和棋制定型于12世纪的北宋末年,那时的中国即使不算春秋战国,也已经历经秦、汉、唐等三大封建王朝。当时的欧洲刚刚开始向封建社会的过度,而印度则完全屈从于皈依了伊斯兰教的突厥人的铁骑了。国际象棋定型于15、16世纪(现存最早的国际象棋谱,出版在1497年)。此时的中国,郑和已经率领大明王朝规模巨大的船队七下西洋了。而西欧则正在进行摆脱中世纪基督教黑暗统治的最后抗争,准备迎接文艺复兴的光明;刚刚孕育现代意义上国家的雏形,还没有形成固定国界的国家;反映到国际象棋上自然就没有界河了。而印度则已经很久没有成为一个完整的国家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象棋比国际象棋更加成熟。

相对于中国象棋棋盘的线条清晰,国际象棋通过黑白对战场进行了区分。有一种看法认为他暗喻的是东正教和天主教的分裂;即使一方取得胜利,也抹不去棋盘上的暗影和分歧。而中国象棋的一致,则充分表明中国人对大统一中国的认同。无论怎么交战,双方都是一个国家,只不过胜者为王罢了。

战场交锋,指挥官是必不可少的。中国象棋对弈双方的指挥官是“将”或“帅”,这里的“将”“帅”的性质一样,只是用于区别交战双方。有人把中国象棋中的“将”或“帅”当作国际象棋中的“王”是完全错误的。试想在等级森严的中国古代,皇帝怎么能够允许自己被其他人随意把玩那?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因此,中国象棋中的“将”或“帅”只能被当作行军作战的统帅来理解,更可简单理解为皇帝派出作战的将军。既然是将军,自然就不可能有“王后”的出现。当然如果带家属出征更是不能允许了。所以,中国象棋中,只有“将”或“帅”。而国际象棋中对弈双方的指挥官则是真正把“王”,当然还有他能征善战的夫人“后”。有人把国际象棋中“后”的存在与中国象棋中只有“将”“帅”相比较,认为西方更重视女性的地位。我认为这种观点也是错误的。最起码,从这点理解中国象棋是不对的。中国象棋中的“将”或“帅”根本就没有性别的概念,所有的棋子都是中性的。“将”“帅”也完全可以由女性来担当。从当时的历史事实我们可以找到很多证据。唐太宗李世民的妹妹就是一员女将,她统帅的娘子军为大唐帝国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勋;现在山西的娘子关还是因她而得名的。

在指挥者的走法上,中国象棋中的“将”或“帅”永驻中宫,而国际象棋的“王”和“后”的可以四处出击。这一点更说明中国古代的战争艺术要远比西方成熟。中国古代很早就出现了前、后、左、右和中军的作战体制。在这种作战体制下,中军自然是不需要参加战斗的,只需要负责战场上的兵力调度。而古代西方军队顶多是左、中、右的配置;打起仗来,三个部分都要参加战斗。那时躲在后面的“王”和“后”也免不了要参战了。因此,国际象棋中“王”可在棋盘上任何一格自由往来,随时可能御驾亲征,与中世纪欧洲和西亚频繁的民族征战、迁徙有极大关系。另外,中国象棋的“将”或“帅”不能“对面”,体现的是儒家思想的礼仪;国际象棋的“王”可以面对面厮杀决斗,似乎让人闻到原始血亲复仇的味道。至于,国际象棋中“后”的设置,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西方女性在社会上拥有一定的地位;但我看不出西方对女士有多少真正意义的尊重。历史事实也是,在古代西方多数的情况下女性也不过是战争的战利品而已。因此,由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将”、“帅”、“王”、“后”设置的区别,来得出西方历史上比中国尊重女性的结论纯粹是无稽之谈,更何况我认为不让女性参加战争才是对她们最大的尊重和保护。

总之我认为,从中国象棋中“将”或“帅”和国际象棋中“王”、“后”的设置,以及他们的使用方法上都可以得出结论,中国当时的社会发展水平要远远领先于西方。

士是中国象棋独有的。 “士”不出中宫,只在“将”或“帅”的周围移动,唯一作用是以死保护“将”或“帅”。士的设置与当今军事上警卫部队的作用几乎一致,这反映中国的军事制度在北宋的时候就已经发展到了相当的高度。而双“士”得设置本身就有一种平衡的美和使用上双保险作用。国际象棋中“士”的缺乏,说明当时西方军事发展即使到了15世纪还与中国有很大的差距,反映到历史进程上就是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落后。事实上拜占庭帝国的最后一任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作为一个士兵在保卫君士坦丁堡的战斗中死去。而他的对手,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也作为一名勇敢的战士而受到尊重。

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都有双“象”,但其运用却也不尽相同。中国象棋的双“相”或“象”只能在己方地盘上,按田子格运动;国际象棋的“象”却可以按照对角任意行进攻杀。这个不同与其说是功能大小的差异,不如说两者对“相”或“象”的定义不同。中国象棋中的“相”或“象”更大意义上是谋士或参谋的意思,距离仅次于“士”,与“将”“帅”位置极近。作为谋士或参谋的“相”或“象”自然就不必深入敌阵了。而国际象棋中象的存在,只是因为国际象棋由印度传入西方的。而印度“象兵”,在国际象棋中只是一个独立的兵种,与现代战争中参谋完全不同。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看出中国在很早已经形成了相对完整的军事体系,反映到历史上就是社会发展水平远远领先与西方和西亚。

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都有双“马”,且都有“马蹩脚”和“马走日”的规矩。这说明东西方对于“马”——这一骑兵兵种的特点和使用都有着相同的认识。毕竟,骑兵在东西方漫长的历史上都发挥过巨大的作用,都有着成熟的使用经验。

与“马”相似,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都有双“车”,且使用方法大致相同。这说明东西方对于战“车”的特点和使用也有着相似的认识;都是战争中的一种必杀利器。

“炮”应该是中国象棋与国际象棋最大的差异了。国际象棋中是没有“炮”这个兵种。这说明在国际象棋发明时西亚和欧洲在战争中还没有“炮”这个兵种。而中国象棋中双“炮”的设置则充分表明火炮已经在当时的中国战争得到广泛运用,并成为一个独立兵种存在。这一点从历史上也可以得到充分证明。中国宋代已经发明了火“炮”,并在抗击蒙古军队的侵略中开始使用。1259年,蒙古帝国的第四任大汉蒙哥在四川钓鱼城被宋军的火炮击毙了。彻底改变了蒙古帝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命运。而当时的西方根本不知道火炮为何物,当蒙古军队使用从宋军学来的火炮攻城拔寨的时候,西方诸国便在巨大的轰鸣中溃败了。由此,可以理解国际象棋中为什么没有“炮”了。直到1452年,奥斯曼帝国才准备了从蒙古帝国传入匈牙利的大炮,轰开了东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堡坚固的城墙。如果再从火炮在现代军事中战争之神的地位来看,我们不难再次得出当时的中国发展水平高于当时西方的结论。

“卒”无疑是步兵。中国象棋有五“卒”或“兵”、国际象棋八“卒”。此差别弥补了国际象棋在“士”和“炮”上的数量不足。其实如果把“士”作为“卒”或“兵”的一种,国际象棋只多一个“卒”,但中国象棋少一个“后”,多双“炮”。恰好两者棋子数量恰好相等,同为32个棋子。回过来再说“卒”。国际象棋中的“卒”有八个,说明其步兵太多;考虑到中国象棋“士”的功能,说明国际象棋在步兵的兵种上没有细分。这说明当时西方的战争主要以步兵为主,反过来也说明其战争手段的落后。而从下法上来看,过多的“卒”的设置,严重的制约了国际象棋的行棋,使其开局缓慢,招法单一。相对于中国象棋的“马”“炮”齐飞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至于,中国象棋的在没过河前“卒”只能按照指令向前攻击,如果不中途牺牲,即使到底也还是“卒”,是因为战斗的任务性质使然。而国际象棋中的到底“卒”可以任意变化,在实战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只要国王死了,谁活到底都可以自封为国王。但这种情况的发生充其量是为了避免残局的无聊。

从对局结果的胜负来看,国际象棋中和棋极多。主要是因为其变化相对简单,只要选择正确开局和防御手段,如西西里防御等,就可以通过相互消耗,在消极中达成平局。而中国象棋,没有一定的水平,想固守不败可能性不大。这不但是下棋者的智慧,更是中国象棋发明者的智慧。

很多国人被国际象棋的立体和奢华的外形所迷恋,甚至不自觉生出一丝自卑,甚至有人公开发出了自卑的言论。实际上,中国象棋最早产生时也是立体的。从外观上不仅形态各异,从材质上也有玉石、陶瓷、石质、木质等,不一而同。只是由于其不便于携带和广泛使用才发展成现在的样子。况且,现在的国际象棋也开始出现平面的了。这说明国际象棋的发展还没有彻底完成向平民化过渡。只不过是少数人的雅趣罢了;与中国象棋的全民皆兵相比,相差恐怕只能用十万八千里来形容了。

通过以上分析,我相信不难得出以下结论: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可能确实都来自中国古代。但当他们踏上不同的发展之路后,随着所处环境的变化,已经演变成两种风格迥异的游戏。从两者的对比中,可以看出当时西方无论是在军事理论、战术素养,还是在社会发展水平等诸多方面都要远远落后于中国。这是因为,中国象棋在后来演化中,大量吸收了当时社会发展水平远领先于西方的先进社会元素,充分反映了当时中国社会发展的先进程度;而国际象棋由于其曾经所处的落后环境,只是吸收了一定的西方文化元素,并没有得到较大发展。

但随着十五世纪后西方的崛起,国际象棋也伴着殖民者的脚步走向了世界。并逐渐发展成当今极具国际影响的体育运动。而中国象棋则由于明朝以后的固步自封和闭关锁国,只能成为小家碧玉,国人自娱自乐的工具了。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中国象棋也必将大踏步地走出国门;其所蕴含的智慧也一定会在世界上成为中华文明再增添一抹亮丽的色彩。

(转自 闲之寻味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